热门TAG:亚洲成人影视-欧美性爱视频-日韩三级片-韩国伦理av在线观看-美腿-综合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亂倫  »  恨到归时方始休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恨到归时方始休
 一、归来时  “终于回来了,我的故乡!”  当我踏着疲惫的脚步,走在故乡坑坑洼洼的路上,看到两旁熟悉的风景,却和五年前没有什么两样。我的心里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悲哀——从花花绿绿的大都市来到这样一个破旧的偏远小镇,我的心里真是五味纷杂。  但我是热爱这里的,不管她有多么的贫穷落后,都是我心目中永远的根——在这生我养我的地方,我付出了多少的艰辛,我已经记不清楚了。这么多年来我在外地摸爬滚打,拼命的挣钱,自己也有了不俗的积蓄,但我最后还是抵挡不住对她的思念,而且最近一段时间也感觉非常的疲惫——爱情的挫折折磨得我身心俱疲,我真的需要休息一阵子了。  “叔叔!叔叔!”  突然听到旁边有一个甜甜的声音在呼唤,是叫我吗?我顺着声音扭头一看,只见一位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在向我招手。  “静静,怎么是你?”虽然有五年没有见面了,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女孩。她是我大哥的女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今年应该十五岁了吧。  我大哥整整大我一轮,而我只比这位小侄女大九岁;从小她就喜欢粘着我,我最喜欢她坐在我腿上,用她长到快要拖着地的头发编织一个又一个的奇形怪状的东西,每到这个时候,她就会发出“咯咯”的笑声,然后搂住我的脖子,给我一个甜蜜的吻(我的初吻就是被她夺去的,呵呵)。  不过现在她的这个样子还是和原来有了很大的变化,变化最大的还是她的头发,原来长可及地的头发现在却变成了刚刚过耳的短碎发。这就是那个当初说出“打死我我也不剪头发”的小女孩?我突然有些疑惑了。  “嘻嘻,我妈现在不在家,只好我来接你了!”静静笑着说,顿时在腮边露出了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妈妈上周二出差去了,最近几天可能回不来了呢。”  想起了嫂子,我就感到心中一阵疼痛。嫂子在我的心中,那是多么善良和温顺的一个人,可是我大哥还是和她离了婚,就因为大哥又交了一个女朋友,是县委书记的女儿。因为此事我和大哥吵了一架,如果不是嫂子拦住,我就动手了。  我从小父母就不在了,在我的心里,嫂子就像妈妈一样爱我,关怀我,我怎能容忍有人加诸于她身上的不公!后来嫂子还是默默地办了离婚手续,我也一怒之下离开了家,并声称“如果舒天(我大哥的名字)在这个地方一天,我就一天不回家”。就这样,我一连五年没有回家,直到今年年初大哥去了省城,我才回来。  “那你这几天怎么过的?”我问道。  “嘻嘻,我自己做饭自己吃,又不是没有这样过过。”  “你现在会做饭?”我更加感到稀奇了,以前的静静可是连厨房都没有进去过的。  “怎么?你现在敢小瞧我?妈妈说我做的饭比她做的好吃多了,不信等一会儿回家你尝一尝就知道了。哼!”静静噘起了小嘴。  “哎呀,我怎么敢轻视我的小静静呢?我在这里向你赔礼道歉了!”我赶紧放下皮箱,朝静静鞠了一躬。  “这还差不多!”静静瞥了我一眼,我的心中一震,突然想起了一句诗词:“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我到现在才发现静静竟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子——我不禁有些痴了。  “叔叔你怎么啦?”静静白嫩的脸庞出现了一片红晕,眼睛好象要滴出水似的,竟然也蕴藏了浓浓的情意——静静难道喜欢我?我心中一阵窃喜,却又感到一丝慌乱。  我抬起头,望了静静一眼,说:“没有什么,咱们回家吧。”静静隐约有一些失望,那种神情又让我的心剧烈跳动一下。我不禁心中骂自己:今天这是怎么啦,这么没有自制力,何况眼前的小女孩可是自己的侄女儿呀!但我却不能骗过自己——我对自己的侄女儿确确实实有了一丝男女之情。  突然我感到一只温软滑腻的小手拉着了我,我扭头一看,静静正在默默地看着我,满脸红晕。我赶紧回避她热烈的目光,强压下心中的激动,一步一步地向前方走去!                 二、多情苦  终于到家了,我感到心中一阵轻松。我把皮箱放在屋角,一下瘫在沙发上,闭上眼睛,长出了一口气。  “叔叔你喝茶!”静静甜美的话语在我的耳边回响。我睁开了眼睛,看到静静正在深情地望着我(呵呵,也许是我的错觉罢了)。  我不敢面对她热辣辣的目光,接过了茶杯,把它放在茶几上,然后笑着说:“这两年你们过得还不错吧?”  “嗯,还行。不过我妈也够累的。”静静提到了妈妈,脸上有一些黯然。嫂子是做水果营销的,有时候为了能够进到优质水果,往往要去很远的地方。我们这儿虽然偏僻,人民生活水平却不算太落后,优质水果虽然贵了一些,可是却很好销售。  我也感到一阵难过,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无语。  我又问静静的学习情况,静静说今年考得还不错,重点高中是稳拿了。我不禁为静静高兴,后来我们又谈了其他一些事情,但我们好象都有一个默契,对于静静的爸爸,我的大哥,那是只字不提。  最后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便问静静:“你怎么把头发给剪了?你以前不是说打死也不剪头的吗?”  “嘻嘻,”静静又是一副甜甜的笑脸,“我也不想剪呀,可是你不知道洗头的时候多么麻烦,最后在妈妈的建议下,只好忍痛割爱了。——哎叔叔,我看你刚才挺累的样子,我给你按摩按摩吧。”  “你会按摩?”  “嗯,我照着书学的,以前常给妈妈按,妈妈可喜欢了。”  “那好吧,给我拿拿肩膀吧。”  “是,叔叔大人!”静静调皮的一笑,又令我的心跳加速了(呵呵,看来静静的笑对我来说可是杀手锏呀)。  随着静静的小手在我的肩膀轻轻按揉,我感到疲惫好象正在逐渐的消失,直至无影无踪。随之而来的是浓浓的睡意,我闭上了眼睛,准备进入梦乡。  “叔叔!叔叔!”静静怎么在叫我,有什么事吗?然而我在迷迷糊糊中却不愿醒来,管她呢,先睡一觉先说。我没有答应,继续准备和周公喝酒聊天。  突然,我感觉有温软滑腻的东西在轻触我的耳珠,使我感到一阵阵的酥麻,我猛地醒了过来(看来我还不是一般的敏感呀,呵呵)。这时候我才发觉静静正用她白嫩的脸庞轻轻摩擦我的耳朵,我的心狂跳起来——难道静静真的喜欢我?我竟然能够得到自己亲侄女儿的爱?  我想逃避,想睁开眼睛,可是那一股股越来越强烈的酥麻令我失去了理智,而且更要命的是,我的男根竟然也随着我的梦醒而苏醒了。  静静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那么现在我该怎么办?我恐怕已经没有心思去想这个了。我只想随着这快感沉沦下去,就算沉到了十八层地狱也绝不后悔。  静静开始在我的耳边呢喃:“叔叔,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喜欢你,自从你走后,每天晚上我都梦见你(真的吗?原来静静也会撒谎哟)。有好几次我都梦见你不要我了,再也不理我了,你不知道我是多么的伤心,那个时候我还对妈妈说恨你呢(小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呢。不过你恨我却是不应该了,毕竟是在梦中呀)。”  “妈妈还嘲笑我说竟然喜欢自己的叔叔,是不是以后要嫁给他呀(奇怪,嫂子怎么会这么说呢?难道?——这里面有鬼)。我说是,妈妈就说叔叔还不一定会要你呢,我就哭呀哭呀,还好几天不理妈妈呢。我知道叔叔现在听不到我讲话(听得到听得到,我在听着呢,小静静你快继续说吧),可我就是要对你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真的荡气回肠呀,我的眼泪要忍不住落下来了,我赶紧平复一下心情,想继续听静静的“独白”。可是这个时候静静竟然不说了,我不禁有些失望。  正在我失望地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的耳珠突然遭受到了一个软湿的小东东的袭击——静静竟然在用她的香舌舔弄我的耳朵,这下惨了,我刚刚恢复原状的男根立刻一柱擎天。                 三、恍如梦  突然,静静停止了舔弄,我感到非常失望(呵呵,第二次失望了,不过每次失望过后就是惊喜,也算是本文的一个小规律)。但我又不能睁开眼睛,看来只好随她了。  然而下一刻,静静已经依偎在了我的怀里,轻轻地搂住了我的脖子(怕惊醒我吧),炽热的双唇开始在我的脸上寻觅。我感受到了静静的热情,微微张开了嘴,静静轻轻地吻了上来(又是一个轻轻的,静静真的不想惊动我)。然后我就感觉到一条软湿还带着一股清香的东东(当然是静静的香舌了,你以为是什么)顶开了我的牙齿,伸进了我的口中。  我当然是不客气了,也轻轻地伸出了我的舌头,和静静的香舌缠绕在一起。静静浑身颤了一下(可能已经怀疑我还醒着),但紧接着是更加热情的投入,因为我已经感到静静的体温升高了一些。  管她呢,就算被静静发现我还醒着也没有什么,顶多挨一阵娇嗔。我的手沿着静静温滑的身躯,慢慢的按在了静静的黑发上。口中的舌头也不再和静静的香舌缠绕,直接伸进了静静的口中。  我只感到静静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口中的津液也越来越多,于是我就用舌头在静静的口中翻滚着,舔弄着静静口腔里的每个角落,并把自己的津液度过去。静静大口的吞咽着我的津液,左手无助的在我胸口划着。  胸口?我的脑海中闪过这一名词。于是我轻轻的把静静的娇躯往外面推了一下,然后把自己的左手慢慢的覆盖在了静静的胸口。静静浑身一颤,却没有其它动作,我也就心安理得的任自己的手在那儿游弋。静静的乳房不大,恰好一手盈握,我用拇指在乳房的顶端轻轻划着,静静的身躯越发的热了起来,左手也抓住了我的衣衫不放。  我把右手放下,然后伸向了静静的另一个“小白兔”。静静可能已习惯了,这次没有什么反应,不过我感觉到左手乳房的顶端已经突了出来,静静果然情动了。  我心中大爽,左手抓紧时间活动,右手慢慢的往下移动。终于,我的手触到了静静的膝盖。然后我轻轻的在静静的大腿内侧来回的抚摸,静静的腿非常的光滑,手感极好。慢慢的,我接触到了静静的内裤,静静的身躯一震,左手离开了我的衣服,好像要向我那只作恶的右手抓去,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最后却放在了我的腿上。  我的手得寸进尺,轻轻地伸进了静静的内裤里面,却不禁吃了一惊:原来静静的下身已经成了沼泽地。更让我吃惊的是,静静的下面一根毛也没有。开始我还有些怀疑,手便朝上移动了一些,但还是光光的——静静原来是个“白虎”!看来我真的捡到宝了,而我的男根这个时候已经是涨得发痛了。  当我的手触摸到静静的下体时,我明显的感到了静静的紧张。于是我便用手在静静的阴唇上轻轻抚摸,拇指翻开上方的包皮,轻轻地在阴蒂上滑动。静静的娇躯剧烈颤动起来(呵呵,果然敏感呀),嘴里发出“呀……呀……”的声音。  我越发兴奋起来,左手离开静静的乳房,从我和静静的身体缝隙之中慢慢挤出,然后拉开了裤子拉链,好不容易才把我的阳具(以后不再称之为男根了,一律称为阳具)拿出来,然后拉着静静的手,把这只温软滑腻的小手覆盖在了我的阳具上。这时的静静竟然没有异动,顺从的握住了它,学我的样子,用拇指在龟头处轻轻划动——太舒服了,看来静静很有性爱发展潜力呀,我心里惊呼道。  这个时候静静已经知道我是清醒的了,但她仍旧顺从着我,看来她是真的爱我了。我的心中突然涌现出阵阵怜惜:在这五年里,我想得最多的其实并不是嫂嫂,而是这个我以前从来不知道她爱我的小侄女儿。  失恋的痛苦在这一刻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原来的那个女朋友,就是因为长得和静静有些相像我才喜欢她的。看来我早已经爱上我的这位小侄女儿了,我却一直都不知道。我在心里呼唤着静静的名字,身子慢慢的伏下去。  “怎么了,叔叔?”静静的声音甜得有些发腻,我的心中又是一阵狂跳。  我对着静静微微一笑,“等一会儿你就明白了。”静静顿时羞红了脸,慌忙闭上了眼睛。  我掀开了静静的裙子,轻轻的褪下小内裤,静静顺从的抬了抬臀部,让我把小内裤拉下来。我俯下身子,把嘴对在了静静的阴唇上,然后轻轻的吮吸着。  静静大声呻吟起来,双手突然按在了我头上,嘴里喊着:“啊……叔叔……我受不了了……”静静这时候的力气很大,我简直快要被窒息了。我立刻把头稍微抬了一抬,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静静已经逐渐涨大的阴蒂。  正在我们两个都快要被对方的热情熔化时,“砰、砰、砰”的敲门声却响了起来,我和静静同时大吃一惊。我连忙站了起来,静静也羞红着脸瞪了我一眼,从地上拾起小内裤,飞快地跑到了自己的小屋里面。                 四、少年游  我怀着满心的郁闷和不满,走上前去把门打开。只见一位老太太正满脸紧张的站在门前——哟,这不是邻居王奶奶么?我小时候她特别疼我,每每有好吃的都要给我留下一些;因为她没有孙子,只有一个孙女儿,在我们这个思想还有些守旧的地方,是非常注重传宗接代的——所以她把我当成她的孙子一样的看待,还和我哥说把我过继给她儿子呢,不过我哥没有答应。  “奶奶(为了感激王奶奶对我的爱护,我就直接叫她奶奶了),你现在还好呀?”我连忙打招呼,并扶着她往屋里让。  “哎哟,我大孙子回来啦?!”王奶奶乐得合不拢嘴,“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和我说,是不是把你奶奶给忘了?”  “哪能呢,我忘记谁也忘不了您老人家呀!都好几年没有见面了,您老现在身体怎么样?”我连忙讨好道。  “还硬朗着呢。这不,刚才我看见舒静跟着一个男孩子进了屋,我就有些怀疑,害怕她带那些痞子到家里——你嫂子交待过的,要我这几天看着她——你不知道,没放假的那几天,老是有些不三不四的小痞子找她,都是我轰走的!”  “静静还有这大本事?”我心里有些酸酸的。不过也难怪,静静长得这么漂亮,后头要没有跟上几只苍蝇那恐怕也不现实。“轰得好,轰得妙!”我心里想着,看来我真得要感激这位王奶奶呢。  “可不是。所以我就跟来了,原来是我孙子回来了,这下子我就放心了(放心吧奶奶,我一定会监守自盗的,呵呵)。”  我忙给王奶奶到了一杯茶,并朝静静的小屋喊道:“静静快出来,你太奶奶来了。”  “哎,这就来!”静静答应了一声。  “静静在里屋干什么?”王奶奶有些疑惑。  “呵呵,没有什么,就换衣裳呢。等一会儿我们要出去买东西去!”我连忙找借口道——我和静静的事情千万不能让这位精明的老奶奶看出蛛丝马迹,“哎对了,奶奶。我跟您老买了一身衣裳,您等一会儿回家试试?”  “哎哟,我孙子会知道疼人了。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孙子,孝顺着呢。”王奶奶又一次笑得合不拢嘴。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我连忙打开皮箱,把给王奶奶买的衣裳拿出来。王奶奶连忙“夺”过来,准备把衣裳打开看一看。正在这个时候,静静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静静接了电话,然后就大声地说:“太奶奶,我小姑让你回去有事情呢。”  王奶奶把衣服重新包好,然后对我说:“回去我一定换上这身,让大伙儿瞧一瞧看看我孙子对我有多孝顺。嗯,等一会儿让你姐来给你帮忙做饭吧,我看你也不像是会做饭的。”  我吓了一跳,连忙摆摆手,道:“奶奶你饶了我吧,我可不敢让她过来。等一会儿回家您千万别告诉她我回来了,不然的话我可就惨了!”我可忘不了王琼那个丫头的利害,小时候因为我偷看她洗澡,到现在她竟然还记得清清楚楚,上次打电话还说如果我回来的话要找我算帐呢。现在的我怎么敢去惹她?  “呵呵,都陈年老账了,你还怕她?”奶奶是知道这档子事的,“放心,小琼她不敢欺负你,不然我有她的好看。不过我看她欺负你是假,喜欢你才是真的呢。”奶奶的眼角闪过一丝狡诈,正好被我捕捉到。我不禁吓了一跳,这下子可惨了。  “我走了。既然你不要她来,那我晚饭的时候叫你过去。”奶奶话音刚落,就听静静那略带着酸气的话语就传来了:“不用了太奶奶,我会做饭,比小姑做得好多了!”  “哎哟,我忘了舒静是大厨师了。好,等晚饭的时候我们都来你这儿蹭饭吃怎么样?”  “好呀,太奶奶再见!”静静已经在下逐客令了。我不禁有些好笑。  王奶奶终于走了,静静也从小屋里走了出来,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退,不过好像有些幽怨的样子。  “怎么了,我的小静静?”我走上前,搂住静静问道。  静静把头埋在了我的胸口,轻声地说:“叔叔,你会喜欢小姑吗?”  我笑了笑,连忙说:“我怎么会喜欢她?我躲她还来不及呢。”  “那你会喜欢我吗?”静静还是有些不放心呀。  “会的,我会永远喜欢我的小静静的,我的小静静也是永远属于我的。”在这一时刻,静静的确是我心目中的最爱,连嫂子的影子好像也有些淡了。  “那我就放心了,嘻嘻。”静静轻轻的在我的嘴边吻了一下,然后道:“叔叔,你有没有给我买礼物呀?”  “有呀,我怎么会忘记我的小静静呢?!”我忙从皮箱里拿出一款PDA,递给了静静。然后我便交静静怎么使用这个工具,静静很聪明,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学会了。  接下来我便和静静商量着到镇子里转一转,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买的。然后我拉着静静的手便走出了家门。  走在熟悉的街道上,我的心里又是一阵激动。家乡啊家乡,为什么隔了几年你还是没有变了模样呢?这到底该让我这个游子欣喜还是悲哀呢?我摇了摇头,禁止自己再继续想下去。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我突然发现有一家商店,招牌上写着“惠隆琴行”四个镏金大字。我便带着静静走了进去,里面的东西倒是挺多的。我见静静对一把吉他好像很感兴趣,便问道:“静静,你喜欢吉他吗?”  静静点了点头,接着嘴一撇道:“可是我不会弹。”  “那我来教你。”能够为美人效力,我可是当仁不让了。  买了吉他后我们便回了家,然后静静就缠着我要我教她学弹吉它。我便调了一下音,然后教静静弹吉它的姿势以及几个基本音符。可是静静学了一会儿就感觉索然无味了,便对我说:“叔叔,你还是给我弹首歌吧,我先欣赏欣赏你的水平。”  “怎么,你还怀疑我?那好,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实力!”我轻笑道。然后拿出变调夹,夹在吉他第三品上,弹起了我最熟悉的那首歌——叶佳修的《流浪者的独白》:  “走过了遥远的流浪途,尝尽了途中的风雨路;路旁有一株苍老的树,看出我满腔的苦楚……你可知道我在找什么,一个小小的爱情窝……只为了寻找一份真挚的爱,满腔的愁绪都忘怀;不管山路多么狭窄,我眉也不皱头也不抬……”                 五、情深深  晚饭的时间快要到了,我收起自己流浪的心情,准备和静静一起做饭。虽然我在这方面不是很了解,不过搭把手还是可以的,更是应该的。  这个时候,敲门声又响起了,我的心脏却不争气的跳动了起来——看来对于这位“野蛮邻居”还不是一般的恐惧呀。静静看到我紧张的样子,“噗哧”一声笑了起来,拉起了我,腻声说道:“叔叔,别害怕,该来的总会来的,你可要好好面对哟,我会在思想上支持你的。”  我苦笑着走到门前,准备把门打开。静静突然从背后紧紧地搂住我,在我的耳边轻声地说:“叔叔,你会喜欢小姑吗?”  我摇了摇头,轻声对静静说:“你怎么对我这么没有信心?你放心吧,我现在对她害怕着呢,还敢让她做我的女朋友,那我还不是死定了?我的小静静那么可爱和美丽,我绝对不会放过我的小静静的,你放心吧!”  静静这才松开了手,歉意的笑了笑。我终于把门打开了,首先映入我眼睛的是一张放大了的怒气冲冲的脸庞。我尴尬的张了张嘴,却找不出合适的话来消融这张还算清秀的脸上的怒气。于是我只好把她让进屋内,然后小声地说:“奶奶怎么还没有来?”  “哼,你应该问我为什么要来!是不是不欢迎我呀?还敢抵赖?都写在脸上了!让我说着了吧,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还有静静,你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枉我平常待你这么好呢!”姐姐(没有办法,以后就叫她姐姐了,雌威难伏呀)真的有些生气了。  静静红着脸站在一旁不吭声,我连忙陪笑道:“不是不告诉你,我和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家里没有人呀,而且我是临时决定回来的,就连静静也没有什么思想准备,你可不要怪她!”我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重了,心里也有些奇怪,以前我可不敢这样和姐姐说话呀,今天这是怎么啦——看来我真的爱上自己侄女儿了,爱之深护之切,我是不容许任何人对她做任何不公正的事情的。  不过我发现姐姐的脸色有些发白,连忙缓和了一下语气,接着道:“哎哟姐姐,您千万别生气,静静,赶快做饭吧,让你姑尝一尝你的手艺。”  “得了吧,我早尝过了。哼,这一次先饶过你,等下次一块儿算帐!静静,咱们给这个家伙做饭去!哼!”姐姐又白了我一眼,然而这一眼却让我的心神一震:姐姐的这一眼包含的内容太多了,有责怪,有欣喜,更多的好像是深深的情意。  不会吧,这个家伙(以前我对姐姐经常这样称呼)竟然会喜欢我?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梦,或许我看花眼了也不可说。然而为什么我的心竟然有一丝疼痛呢?  姐姐今年都二十五岁了,在我们这儿早就过了结婚的年龄了,她又这么清秀可人(从外表上看是如此),身后肯定跟着一大群追求者。可她却一直以没有合适的来推托一个又一个的求婚,为了这事王叔没少生气,要不是奶奶支持她,早就被赶出家门了。  可为什么姐姐还不结婚呢?难道她心里有一个人?难道这个人就是——我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觉得鼻子有些酸酸的。  然而我喜欢她吗?我会喜欢她吗?我不知道。  我和她从小吵到大,她对我来说难道仅仅是一个吵架的对象?在我离家的那一段日子里,我也会给她打电话,可每次都斗嘴,直到电话卡里的钱使完后才罢休。在这近两千个日子里,我也会时时想起她,虽然没有静静的频率高,但也和嫂子差不多了;我每次想她的时候便是她对我的嘲弄,可我为什么一点儿也不生气呢?难道我真的有点喜欢她?打住吧,我可不会喜欢她,我恨恨的想着。  “开饭咯!”静静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这么快?没想到我这么一想,时间就过去了那么多。看来以后我感觉无聊的时候就这么的想下去了。  姐姐也出来了,我问道:“奶奶怎么不来?”  “哦,奶奶在我来的时候就做好饭了,她可等不了和我们一块儿吃饭,饭后还要玩麻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