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TAG:亚洲成人影视-欧美性爱视频-日韩三级片-韩国伦理av在线观看-美腿-综合网--
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小說  »  莉莎篇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莉莎篇
(一)  莉莎和法尔结婚十多年了,在两人结婚后莉莎就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等到有了孩子也并没有辞去工作,现在孩子也5岁多在幼儿园上学,白天的时候莉莎只需要接送孩子上学,晚上则夫妻俩一同照顾孩子。  法尔在大学教书,这两年刚升了教授,日子过的虽然还是忙碌,但是比起以前来算是好的很多了。  他们的生活算是优渥的,每个人自己也都有一笔不算少的存款。法尔尽管再忙碌,但是多年来性能力还是维持着非常好的水准,莉莎从朋友的口中知道,以她和法尔的婚姻来说是让人羡慕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演,莉莎在与法尔做爱的时候总是无法像从前一样投入,而且这种情形越演越烈,慢慢的影响到了莉莎的高潮,这种情形莉莎因为还不知道原因,所以暂时也没有告诉法尔。  此时,莉莎就职的公司接受委托准备外销一批商品,莉莎与其它的两位同事比莉和黛丝被分配到处理这笔交易,本来对这三位老手而言,这是驾轻就熟的。  莉莎和这两位同事在比对产品资料时发觉,这根本是一批淫具,其中包含了各式各样的假阳具、电动按摩阳具、情趣用面具及情趣内衣和其它许多莉莎从来没有看过及无法想象用途的东西。  这些产品对莉莎而言是无趣的,因为现在的莉莎基本上对性并非不热衷而是觉得无味,莉莎的想法是,连跟法尔一起做爱都以不能引起他的性感了,那跟这些冷冰冰的性具做岂不比跟法尔做更差。  但是莉莎的同事可并不这样感觉,比莉倒还好只是神情显的不自然,不过当莉莎无意中注意到黛丝时,却发觉黛丝造已经停下了工作两眼盯着这批产品发着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莉莎碰了碰出神的黛丝将他拉回了工作中,这个下午就在莉莎觉得无趣和无聊中过了。  平淡的日子就这么重复的过着,偶尔莉莎和法尔做爱时会想起在公司经手的情趣产品并且暗地里想着法尔的阳具就是那一批产品中的一个,但是显然的这种效果并不能使莉莎因而兴奋或高潮。  就在莉莎几乎对性爱感到绝望时的某一个周末,法尔带着孩子到法尔的父母家探望,莉莎因为感到烦闷所以推说身体不舒服而留在家里,想一个人静一静顺便也许可以找黛丝或是比莉聊一聊。  莉莎和这两位同事,自进公司起到现在早已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三家人偶尔还会在一起聚餐或是一同出游踏青。  莉莎上了车直接往黛丝的家中开去,她与黛丝一直是这样的,双方都非常清楚对方的习惯与作息,所以在任何时候造访对方的家,对她们而言都并不会造成任何的不快。  当莉莎到了黛丝的家的时候,她注意到黛丝家中车库里只有黛丝的车,看情形黛丝的先生又出差去了,黛丝的先生叫做山姆,是个保险业务员,经常开着车在邻近的几个省忙碌着,在周末的时候山姆有时也会在外出差不回家的。  莉莎把车停进了车库里,然后从车库通往厨房的门直接进了黛丝家的屋内,莉莎很清楚,在这个时候如果黛丝不在厨房那必定就是在卧室休息,于是莉莎直接的向黛丝的卧室走去。  进了黛丝的卧室莉莎仍然没有找到黛丝,但是她在黛丝的床上看了令她惊讶的东西,黛丝的床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情趣商品,莉莎很清楚那些都是之前经手过产品型录里的东西。  莉莎走到床边,拿起了这些产品一样一样仔细的观察着,莉莎只是好奇真实产品的样子,可是心里没有一点的其它感觉。  忽然,莉莎听到了一个闷哼声从卧室外面的走廊传来,莉莎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循着声音到了山姆的书房门口。  书房里的灯亮着,门是微开着的,彷佛是黛丝的闷哼声断断续续的传出来,莉莎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轻轻的将房门推开了一点  书房里的景象令莉莎感到无比的震惊,她看到一个感觉上像是黛丝的女人像一只狗一样跪在山姆的书桌上,那女人的头不停的摇晃着,脸上戴着一张黑底碎金花的蝴蝶面具遮住眼睛与额头,嘴里含着一个像是高尔夫球一样的黑色球状物体,而球状物体的旁边又延伸出两条带子向后套在头上,在女人的脖子上系着一条不知是什么材质做成的皮带,皮带上还有一颗颗金属似的尖刺锥状物。  莉莎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睛向那女人的身体继续看去,女人穿着一件淡紫色的透明胸罩,但是在胸罩的乳尖部位镂空了一个比乳晕还大一些的洞,这使得那件看来嫌紧的胸罩因为将女人的乳尖与乳晕刻意的突出而毫不勉强地包裹着女人的那对豪乳,不情愿突出的乳晕和乳尖也因为在乳房上的压迫极力的扩张着,使整个乳房看来像是倒着摆的一个葫芦。  那对倒摆在女人略为丰满身躯上的葫芦随着女人身体不停的摆动而摇晃着,女人的下身是一套式的淡紫色吊袜带丝袜,配着一双深紫色跟极高的高跟鞋,而女人的股间摆置着一上一下的两支黑色棒状物,莉莎知道那是什么,因为她同时听的到细微的马达声。  看到这情形的莉莎的确是震惊的,她不断的思索着那是黛丝吗?山姆不是出差了吗?  其实,莉莎在看到了女人的眼睛时就已经确定她是黛丝了,但是真正令莉莎无法移动脚步与身躯避开尴尬局面的却是发自自己躯体的不自主,她只知道自己想要一探究竟,因为莉莎的身体忠实的反应告诉莉莎这是她重拾性欢乐所需要的性爱方式。  门忽然开了,莉莎被一个男人拉了进书房来到了书桌旁。  “高贵的夫人,我们十分欢迎您的加入或是观赏。”耳边是一个低沉而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但是在您加入前我建议您先在这一张舒适的椅子上坐下来,慢慢的欣赏母狗黛丝精采的表演。”  莉莎无法抗拒的坐了下来,她转过头来看着那个陌生声音的主人。  声音的主人戴着跟黛丝一样的面具,莉莎的眼睛从男人的脸向下移动到了男人的脚,男人还穿着黑色的丝质衬衫与黑色的紧身裤,虽然看不到完整的脸蛋,但是可以知道这是一个强壮的年轻人。  “黛丝,面对着高贵的客人是我们应有的礼貌喔。”  黛丝缓慢而小心的转过身来面对着莉莎,像是怕一不小心就会将她身后的两只震动假阳具遗失一般。  “哦!黛丝你不是应该跟你的好朋友打招呼吗?”  黛丝的唾液随着点着的头一丝丝在灯光下晶亮的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  “好了……黛丝……。我们是否可以向我们的贵客介绍一下我们在玩什么游戏。”  黛丝慢慢的将身子转过来以屁股面对着莉莎,莉莎清楚的看到一支震动棒插在黛丝的肛门内,另一支则插在黛丝的阴户里,这两支震动棒还在黛丝的这两个地方不住的震动着,而黛丝阴户的周围与延伸下来到大腿的地方则布满了白色的泡沫状液体,这液体浸透了黛丝的丝袜上端的边沿,似乎还有要向下淌的趋势。  “这是狗狗最爱玩的捡棒子游戏,对吗?黛丝。”  莉莎只看到黛丝的屁股晃动着,但是从晃动的方式来看黛丝似乎是在点头。  不知何时年轻男子已经脱下了紧身裤来到了莉莎的眼前,莉莎看到那年轻男子巨大的男征时不由得吸了口气,他拿出了插在黛丝那两个洞里的震动棒放在一边,莉莎发觉黛丝的屁股随着震动棒的抽出向后挺着,嘴里呜呜呜的出着声,似乎仍在索要着震动棒。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黛丝…主人现在要喂你吃大热狗做奖励,要吗?”  莉莎不愿再继续被勾引,勉强的站起来,艰难的向书房门口移动了脚步,那年轻男子转过身来握住莉莎的手塞进了一张纸片。  “高贵的夫人,如果您有任何用的着我的地方,请不要客气,我在任何时间都会为您效劳。”那男子低低的声音在莉莎的耳边轻声的说着。  莉莎踉跄的出了书房,心里的思绪翻腾起伏,身躯里重新被唤醒的情欲波涛汹涌的冲激着莉莎的意志。  莉莎慌乱的开着车,脑海里无法遏止的想起刚才黛丝的淫媚与年轻男人的男征,在淫糜的思绪中莉莎想着如果法尔能像那男人一样该有多好。  开着车的莉莎突然想到,如果要让法尔学那个男人,应该要有一些适当的工具,但是工具要去哪里找呢?  “可以先向黛丝借啊!”莉莎想到,黛丝应该是不会介意的。  掉转了方向,莉莎又开到了黛丝的家,在莉莎兴奋的挑选了两个红色的蝴蝶面具,再重新进入黛丝家到走出去为止,莉莎的耳中不断传来黛丝如泣如诉的声音,莉莎很想进去看一眼他们做爱的情境为何会令黛丝发出如此与野兽接近的酣叫声,但是她不敢,因为莉莎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是进的去出不来的,不是那强壮的男人不让她出来,而是莉莎自己。  等待的时间是漫长的,自从莉莎从黛丝家借了东西回来就一直期盼着法尔带孩子回家,莉莎不断的想象着法尔像那年轻男子与黛丝调情般的与自己做爱,莉莎的身体不断的泛着潮,这是从来没有在莉莎身上发生过的情形。  星期天晚上当莉莎安顿好了孩子就寝后,身体泛着潮进入房间时心情是兴奋与期待的。  “亲爱的,我们做爱的时候是不是可以用一点新鲜的方式?”莉莎期盼的征询着法尔。  “为什么呢?像平常一样不好吗?”法尔漫不经心的回答着。  “你不觉得偶尔加一点变化可以增进我们之间的感情吗?”莉莎努力的说服着法尔。  “我不觉得,但是如果那是你要的我可以试着配合看看。”法尔不情愿的说着。  莉莎感到有点泄气,但是想到最少法尔愿意配合,于是又兴冲冲的拿出了借来的两个面具说:“那我们今天戴着这个面具做爱好吗?”  “那样我看不到你,能不能不要带?”法尔脸色开始沉了下来。  “试试看嘛!”莉莎不禁求着说。  “嗯。”法尔接过面具动作粗鲁的戴上了。  莉莎戴上了面具,兴奋的上了床,为了这一刻,莉莎晚上刻意的没有穿胸罩与内裤,而只穿了薄纱的短内衣,这一兴奋的上床动作私处立即若隐若现地呈现在法尔眼中。  法尔也立即兴奋了起来,没有多余的动作就直接的进入了莉莎的里面,总算这一整天莉莎都是在性饥渴的爆发边缘度过,法尔的动作虽然让莎拉在刚开始的时候有些许的不适,但是随之而来的快感立即淹没了这些瑕疵,使莎拉情不自禁的开始轻轻的淫叫了起来。  莉莎在愉悦中看着带面具的法尔,不禁想起了那个壮硕的年轻男子,身体的反应不由更强烈了,口中的声音也学着黛丝渐渐地像野兽般如泣如诉起来,就在莉莎感到身体就像即将要爆发的火山似的准备爆发时,莉莎发觉那股能让她爆发的能量消失了,莉莎慌忙的抬起双腿夹住了法尔的腰问着:“快啊?亲爱的。”  “我实在没有办法面对着带面具的你,那面具让我感觉像是在跟廉价妓女做爱。”法尔生气的摘下了面具说着。  “没关系的,你就把我当成廉价妓女好了。”莉莎急切的说着。  “但是你是我的妻子,我就是不能忍受把你看成是妓女。”法尔争辩着。  莉莎放下了脚,愤怒的坐了起来看着法尔软垂着的阳具。  “在这个时候我是什么有那么重要吗?”莉莎质问着。  法尔一句话没说,转过身躺了下来不再面对莉莎,法尔心里觉得莉莎实在是不可理喻。  “我们完了,我马上就搬到外面去。”莉莎看到法尔的样子,气疯了,不断的吼着。  莉莎气愤的穿上明天要上班的衣服,甩了门怒冲冲的开车走了。  法尔觉得莉莎只是在使性子,往常也是这样,也许晚上会在附近的什么旅馆住一晚,明天下了班就又回来了。  一个人在旅馆里的莉莎十分委屈的哭着,她完全不懂试图改善跟法尔之间的性关系到底有什么不对,为什么法尔会古板到这种程度,十多年一成不变的婚姻性行为难道法尔不会感到厌倦吗?就算法尔不会感到厌倦,难道就不能勉为其难的迁就一下自己的妻子?莉莎实在恨透了法尔,法尔竟然在莉莎最重要的欢愉时刻浇下一盆冷水。  第二天莉莎根本毫无上班的心思,法尔浇的冷水只燃起了莉莎长期来对法尔不满的怒火,而对于莉莎好不容易重新燃起的炽烈的欲火反倒如火上加油一般,莉莎整天都在怒火和欲火中煎熬着,在6点钟下班时莉莎开始收拾着自己的物品准备回旅馆的时候,当莉莎拿起手提包的一刹那,一张黑色的名片滑落到莉莎的桌上。  名片上简单的写着亨利·爱默森,然后是电话  莉莎猛然想起那是从黛丝家出来时匆匆塞到手提包里的那个年轻的男子的名片,莉莎以为已经随手丢掉了,但是竟然没有。  莉莎看着名片发呆,迟疑的伸手拿起了电话拨了亨利的电话号码,话筒中的铃响着,正在莉莎想要放下电话时,“喂,”话筒的那头传来了响应。  “亨利吗?”  “是的,我是,我高贵的夫人。”  “你记得我?”莉莎怀疑的说着。  “您的风采是很难让人遗忘的,我高贵的夫人。”  “我…”莉莎迟疑着。  “不要说话夫人,不要说,听我说,我忘不了你,虽然我们只匆匆的见了一面,但是我真的忘不了你。”亨利声音轻而低缓的说着。  莉莎对法尔的怒火瞬息变得更大了,但是体内的欲焰无疑的燃的更炽热了,莉莎不由的又想起了星期六晚上黛丝那淫糜的眼神与肉体。  “夫人,我想见你,如果你愿意我今天晚上7点钟会在…。”亨利说着想要和莉莎见面的地方。  “你不用回答我,我会一直等你,直到你来。”亨利在电话里说着。  莉莎心里紊乱的挂了电话,挣扎在去或不去的边缘。                (二)  莉莎坐在这家约定的小旅馆房间里已经十分多钟了,忽然门锁响了起来,莉莎紧张的站起来,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手里提着购物袋走进了房间,到了莉莎的身边抓起了莉莎的手,莉莎想开口说话,但是。  “嘘…,我是亨利,你不用说什么,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我希望你能够放轻松。”  亨利一面以手指点着莉莎的嘴示意莉莎别说话,一面轻声说着。  莉莎只觉得原先因为紧张而熄灭的欲火就在这一瞬间又开始燃烧了起来,莉莎根本没有时间去想,因为亨利已经从购物袋里取出了一条布巾蒙住了莉莎的双眼,莉莎因为眼睛看不到而感到紧张,却也因为看不到而更感觉敏感与刺激。  亨利轻轻着抓起了莉莎的双手用另一条长丝巾绑了起来,莉莎的嘴动了动但是没有出声,亨利可以感觉到莉莎的身躯轻微的在颤抖,亨利贴上了莉莎的身子轻轻的拥抱着莉莎,嘴唇从莉莎的额头开始轻吻,像鸟儿啄食一样的慢慢的吻到眼睛,然后鼻子,然后脸颊,然后耳朵,然后脖子。  莉莎在黑暗中让亨利捆起了双手,莉莎想停止这种令她开始感到害怕的动作,可是她没有,莉莎很讶异自己心里对接下来的未知竟然充满强烈的期盼,她感受到亨利从她脸上到脖子上的情挑,心里十分肯定她自己没有出声是正确的选择,莉莎只觉得亨利在耳朵和脖子上不停的挑弄,又感觉到亨利强壮的手臂将她抱起来转了大约一个圈,然后向莉莎的身后走去,然后停下来。  “我想与你分享一些新的尝试,你愿意吗?”亨利在莉莎的耳边吹着气说。  莉莎轻轻的点了头,然后就觉得手被亨利向上拉起来不知道挂在什么地方,莉莎只觉得亨利离开了她的身边像是在调整什么,她觉得自己被向上不断的拉起来,直到整个身体直挺挺的站着为止。  莉莎感到亨利又重新的回到了她身边,她觉得亨利在拉着她的裙摆,然后一个冰冷的物体靠在了她的大腿上然后向上一点一点的推动着,她不知道亨利要做什么,不过这样的新鲜刺激开始冲激着她的大脑,她忽然希望那冰冷的感觉能够持续这样走遍她的全身。  那个冰冷物体开始向她的大腿内侧蠕动,莉莎忽然感到那物体每蠕动一下她的大腿束缚就少了一分,她省悟亨利是在用剪刀剪她紧窄的裙子。  莉莎无法出声制止,因为莉莎在剪刀每次推进的时候都必须不断的倒吸一口气来平衡自己的欲火,她现在只希望那剪刀能快点让她双腿的束缚完全解开,莉莎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小腹是这样的敏感,就连剪刀刀背隔着内裤的划过与蠕动都会让她的小腹肌肉不自主的痉挛着向内收缩、她的双腿已经没有了束缚,但是依然紧紧的夹着并且配合着剪刀的滑动扭动着。  亨利十分清楚莉莎其实已经到达即将高潮的边缘了,他唯一不知道的就是这个女人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反映她压抑已久的性欲。无疑的,亨利是个善于对付女人的高手,他对女人有敏锐的观察力,而上天也赋予了他傲人的雄厚本钱,亨利以此为生,他的手握着剪刀,慢慢的一刀刀的剪着女人的裙子,一面观察着女人的反应。  对莉莎而言,现在身体的敏感度是她从未经历过的,她很希望亨利快点完成他现在的工作然后进入下一个阶段,但是莎利又很矛盾的希望这样的感觉可以持续下去,因为她感到自己竟然不断的在高潮来临的边缘来回游走着但是就是无法顺利的达到,她很享受这种感觉但是又希望快一点达到。  莉莎忽然感到屁股一凉,接着她就感到亨利拉着她衬衫的下沿很快的向上裁割着衬衫,完全没有碰到莉莎的身体,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莉莎就已经感到自己的胸前已经敞开了。  可是随即莉莎就发现剪刀的刀尖不是很用力的抵在她的喉咙上,慢慢的向下拖动。随着刀尖的滑动,莉莎不停的向内吸着气,直到刀尖离开她的身体。一刀一刀的,莉莎反复吸着气,忽然莉莎发觉刀尖停在她的肋骨旁,她知道这是准备解放她被束缚的乳房的时候了。  女人的胸罩是C罩杯,但乳房的实际尺寸显然应该是D罩杯,亨利判断着,亨利对这种情形并不少见,只是要做接下来的事会需要比较高的技巧。  莉莎觉得左边的乳房有一点痛,是那种刀背与乳房皮肤摩擦造成的痛,但是这却不能遮掩刀尖若有若无的与乳尖接触所传来的快感,这种缓慢的进度已经让莉莎开始要失去等待的耐性了,因为她已经在临界的边缘徘徊的够久了,她现在希望这样的挑逗快点结束。  其实这整个过程所用去的时间并不多,正当莉莎觉得两个乳房都被释放的时候,冷不防的从乳尖上传来被啃咬的快感,她终于无法再忍耐的释放出了积压了两天没有达到的高潮。  亨利也注意到了,因为这时的女人两腿紧紧的夹着,屁股一前一后的反复颤抖着,女人并没有发出预期的淫叫而是紧闭着嘴粗重的深呼吸着,而胸部不停的向亨利挺来。  莉莎只觉得这高潮来的如此突然,她不想要停止现在的感觉,她用它现在能够做到的最有效的方式想要持续着这样的感觉,但是亨利竟然放开了她,她终于忍不住的哭喊着:“不要…呜…求求你不要学我丈夫一样突然不管我的感觉啊…哦…”  莉莎难过的嚎啕大哭,但是随即便发觉亨利握住了自己的腰,而在股间一个滚烫的异物向她的阴户探索前进着,她急切的挺起臀配合着这异物的探索。  “哦…天啊!”莉莎让这异物进入的一刹那发出了无法遏止的叹息。  莉莎的阴道早已充分的潮湿了,她有被撕裂的痛楚感,可是那抵不过从她阴道传达到她大脑中高潮得以持续的麻痹感,她只想要亨利无情而持续的抽插。  莉莎在法尔那里从来没有体味过从背后进入的感觉,她从来没有想到过从背后进入能使她不自觉的开始发出如野兽般的淫叫声。亨利沉下了身子双手抬起了莉莎的双脚,使得莉莎变成一个双脚一左一右向外打开让亨利抬着,而双手及上半身却吊挂在上面的姿势,莉莎刚想提出抗议就发现亨利的巨阳又已进入了自己的阴户。  莉莎狂乱了起来,借着双手双脚支撑着的力量自己上下的动了起来,她的高潮一直断断续续的进行着,而且一次比一次让她更疯狂,无法停止的感觉让她不断的想要让亨利的阳具更深入的探索她自己还没发觉的深处快感。  莉莎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她已经开始喜欢上黑暗中的快感了,不过这还阻止不了莉莎寻求持续高潮的动作,同时她藉由逐渐恢复的视觉开始看着周围,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就是一个男人从背后抱着一个女人双腿,而那个不断上下晃动的女人上身白色衣衫是一条条的,还露出了两只不算小的乳房,隐约中胸罩是横在乳房上的,莉莎在惊讶中醒悟过来那是一面镜子。  莉莎看着镜中的自己,原先盘起的头发已经披散了,被剪成条状的上衣零散的挂在身上随着自己的动作飘动,乳房被压在已剪开但是未剪断的胸罩下,而乳晕和乳尖以自己从未见过的样子膨胀,自己的阴户正被一条巨大阳具进进出出的翻绞着,而翻绞的力量却是出自于自己的活动。  莉莎再仔细看一下自己的阴户,更发现在阳具周围的地方也布满了白色的泡沫状液体,这些液体延流到自己屁股的最下方,似乎是一滴滴的要滴下去,莉莎心里没有其它的想法,只是奇怪的一直看着镜中自己的表情,那表情是说不出的淫媚,莉莎比较着自己和那天看到的黛丝,总觉得自己比黛丝更淫。  亨利觉得这女人对高潮的需索是惊人的,他知道要想征服怀中的女人非得要卯尽全力不可,而卯尽全力后他有自信可以从这女人的身上获得更多而不仅限于交欢的费用,想到这里亨利抽出了分身把女人放到地上,解开了她捆绑着的双手将女人抱起走回床上。  莉莎看着压在身上的亨利只觉得他的温柔,她的高潮还未退也知道亨利还未到达,她感到亨利又开始慢慢的进入了她,正当她以为亨利已经到达她的最底部的时候却从自己的体内传来令一波新的信息,那是她从未体验过的但是却是舒服的令她发狂的信息,信息传来的地方是在她以为是底部的更深处。  而最强烈的信息是那深处的底端,她现在清楚的知道那才是她的最底部,因为每次亨利深入的时候她都有被撞击的感觉,那不是耻骨的相撞,而是明显的底部撞击,因为每次的撞击都是一次向更高的高潮推进的动力。  莉莎开始无所适从的抓着枕头,亨利每次的推进都让莉莎感到心脏像是要从口里跳出来一般,而每次的后退却又将心脏抓回然后又由大小阴唇引发下身的震动,而在这两者之间的过程是平衡两者差异的舒适的摩擦,这种摩擦能够让莉莎满足也让莉莎觉得酸软,她不知道希望哪种感觉多一些,她希望的是三种感觉同时来,但是她更知道这三种感觉同时来她一定会疯掉。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亨利知道身下的妇人已经快要进入真正的疯狂了,亨利用的是深入浅出的缓进方式,他一般用这方式来带动女人的情欲,他发觉身下的妇人身上有太多的未开发部位值得他去征服,在身下的妇人开始发出无意义的淫浪呓语时,亨利开始加快了速度,不过仍然用深入浅出的方式。  莉莎根本不知道自己正在大声淫叫,她只感觉这三种感觉越来越靠近,这正是她想要的,随着三种感觉越靠近,莉莎的眼前就越黑,她努力的配合着想要使三种感觉融合,但是眼前越来越黑,使她有晕眩的感觉。突然她眼前全黑了,就在全黑的同时,莉莎知道自己成功的融合了三种感觉,那是美妙的、她眼前迸出了烟火般的多彩火星,莉莎感到幸福的全身暖烘烘的。  亨利以极快的速度攻击着身下的妇人,他知道身下的妇人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妇人紧绷的身子挺得笔直、头无意识的左右摆动、双手紧紧的抓着枕头、嘴里喃喃的咿咿啊啊,而阴道却强而有力的收缩放松。亨利停止抽送,极力的忍住了射在妇人最深处的冲动。  莉莎双手双脚死死的扣住亨利,喘着粗气,身体不断的发着汗,亨利也趴在莉莎的身上喘着,这对亨利来说无疑也是极辛苦的一次考验,对他而言这妇人不同于其它的淫妇人如黛丝之流,那些女人事实上只要有人能满足她基本上是不挑对象的,亨利等到身下的女人缓缓的苏醒后,才慢慢的在她耳边说:“高贵的夫人,我现在还不知道您的名字。”  “莉莎。”莉莎不好意思的说。  “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莉莎。”  “当然。”  莉莎为亨利的分身还在身体里没有消软的趋势感到惊讶,她想动一动,可是一动就立即从那深处传出令她全身酸软的舒适感,她现在消受不了但是也许等一会儿可以,莉莎贪婪的想着。  亨利又开始在莉莎身上活动了,不过只是轻轻的抵磨着莉莎的最深处,莉莎无力抗拒这令人浑身发软的舒适感。  “不要…不要…亨利,”莉莎说着,“你让我…休息一…下。”  亨利没有停止他的活动,持续的磨着莉莎的底端,莉莎让亨利越磨越来劲,不一会儿就重新燃起了欲望,开始响应着亨利的动作。  “莉莎宝贝,你能为我做一件事吗?”  “什么事?”  “我想要你到我上面来。”亨利说着。  “好,可是我不会做呢!”  “没关系,我会告诉你如何做。”  说完,亨利抱着莉莎在床上一翻,把莉莎翻到了上面。  “现在,你可以先用让你觉得最愉快的方法自己做做看。”  莉莎根本不知道怎样做才会愉快,她只是趴在亨利的身上胡乱的摇晃着。  “这样你愉快吗?宝贝。”  “我不知道,但是我在试。”  “你可以试试蹲着,然后从我的龟头浅浅的进出开始。”  莉莎爬起来试着,对第一次尝试这样做的的女人而言莉莎无疑的很快就掌握了诀窍,虽然有点费力,但是莉莎发觉这样做很可以享受龟头边缘刮着她大小阴唇的刺激感,亨利握住莉莎的双乳作为支撑及控制莉莎的力量。  虽然觉得阴道口有疼痛的感觉,但是莉莎就是无法抗拒这种充实而完整的快感,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阴户,发觉自己的阴户是肿胀着的,大小阴唇也肿的像是两对并排的水蛭,随着自己让亨利的龟头进出跟随着向里或向外翻绞,每一次她让亨利的阴茎完整的退出自己的阴户时,都会带出充沛的泡沫状液体顺着阴茎向下缓缓的淌流到阴茎的根部。  莉莎有趣的玩味着自己的快感,随着快感的增加她也逐渐的增加了进入的深度。亨利用手示意莉莎采用背对着他的方式,莉莎顺从的转过身子但是换成了以膝盖做支撑的方式继续着她玩味快感的游戏。  快感的增加速度极快,莉莎很快的就开始学着亨利全进全出的应付自己即将要到临的高潮,不过她发觉自己的深度似乎不足以满足亨利,特别是用这种背对着亨利的姿势,莉莎开始想尽办法要使亨利完全进入自己里面,她发现在亨利到达自己最深处时,只要自己的腰绕个圈子就几乎能让亨利完完全全的进入自己的里面了,同时这样绕圈虽然会使莉莎自己觉得浑身酸软,但似乎更可以使自己的欲望得到完全的满足。  对亨利来说莉莎的欲望似乎没有满足的时候,但是另一方面,棋逢敌手将遇良材却是何等的愉快啊!  亨利决定不管会不会弄伤这女人他都要一次把这女人收服,亨利起身让女人跪着,然后开始从九浅一深到提壶灌顶,一样样的在莉莎身上套用着。他看着莉莎由清醒着淫叫到陷入疯狂的狂喊,直到失神的软瘫在床上抽搐。  对莉莎而言,她感到像是被卷入了大海中,只知道无数大小不同的高潮一波波的不断向她袭卷而来。  当两人第二天早上醒来时,已经是早上快9点的时候了。  莉莎紧张的跳了起来准备去上班,突然发觉自己的衣服全部都已是条状的碎布时才想到昨晚一夜的淫乱,莉莎颓然的坐在床边不知如何是好。  “莉莎宝贝,我来的时候为你准备了一些礼物,你何不现在拆开看一看。”亨利爬起来在莉莎的耳边说着。  “噢!谢谢你。”莉莎说着,心想不知是什么。  打开亨利昨晚拿来的购物袋,莉莎看到了袋子里有一件丝质的风衣、一套黑色的内衣,一条黑色的中空丝袜,还有黑色的高跟鞋。莉莎匆匆的想换上才发觉这胸罩是她看黛丝穿过的那种,只是颜色不同。内裤是透明的,但是在重要部位却只有两条细绳,中间是没有布的,莉莎看着亨利说话。  “我希望你为我穿上这些,作为我们的纪念。”亨利来到莉莎身边,一面说一面开始帮莉莎换衣服。  当衣服换好时莉莎看到镜中的自己,双乳被包覆在黑色的胸罩下,但是乳房的1/3连着乳晕和乳尖自胸罩的开口处挣扎着向外挤出,乳尖自然而然的膨胀挺立着,中空的丝袜穿在内裤的外面,而自己的下体在内裤的开口处清楚的暴露出来,那两条连着前后布片的绳子深陷在自己肿胀的阴户两边,大小阴唇依然像昨天晚上自己看到的那样像是两对并排的水蛭明显的怒涨着。  亨利拿起丝质风衣帮莉莎穿上,莉莎发觉这风衣的厚度根本不能完全遮掩住她乳房的形状及突出的乳尖。  “为了我,亲爱的。”  亨利看出了莉莎的迟疑尝试的说着,他知道这是测试这女人是否被自己彻底征服最好的方法。  莉莎迷乱的点点头,去上班了。  莉莎一整天都是在害怕与兴奋中渡过,她怕别人看到她暴露出的乳尖,怕风衣不小心被风或是桌角拨开让人看到她的下体,她更怕别人发现现在的她居然还能处于性兴奋状态。莉莎知道自己是兴奋的,因为没人的时候她曾尝试摸着那两对水蛭自慰,只是那无法达到预期的效果,因为她感到刺痛难当。  下班时莉莎先回到昨夜疯狂的旅馆中,但是亨利已离开了那里。找不到人的莉莎只好急忙的回家,趁着法尔还没回家,莉莎带了少量的衣物与对自己比较重要的文件与物品走了。                后 记  三个月后在莉莎的坚持下,法尔终于在离婚协议中签下了名字。  半年后莉莎被亨利骗走了一半的积蓄,这还是在黛丝知道了莉莎的情形后坚持莉莎不能将所有积蓄交给亨利才得以保存。  亨利是后被以诈欺罪起诉,但是那于事无补,因为钱已经被花完了。  莉莎自己并不后悔离开法尔,反而比较感激亨利曾经带给她的高潮体验,往后莉莎也常往来在单身酒吧寻欢,只是现在的莉莎完全懂得选择自己所要的。               【全文完】